李朝暮

一只努力让信号变强的WIFI。
李易峰
日常

【凌凡】唤魂铃(第二世)

阅读前需注意!!!
私设较多,如果有一切不符合原著或者不合常理的,请忽略!一切都是为了剧情发展!
OCC请见谅!

第一卷·第一章

坊间传闻,当今四皇子元凌,一生下来就是个傻子。可如今传闻中的四皇子已经十六岁了,也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。

“四哥,明日就是围猎之日,上次金弓让大哥抢去了,这次你有没有信心把他抢回来?”十一皇子元澈正兴奋地围着一位身姿挺拔,剑眉星目的少年,想必这位少年就是传闻中的四皇子了。四皇子元凌低头微笑着看着矮了自己一个头不止的弟弟,朗声道:“夺取金弓各凭实力,这一年又不止你四哥一人努力,其他哥哥也虎视眈眈呢,我可不敢把话说死。”

“四哥不用谦虚,依我平日里的观察,四哥的实力是众位哥哥里最强的,今年的金弓一定没问题!”元澈啪啪啪学着元凌平日练功的模样虚打了几下拳,看得元凌直摇头。

“十一弟把话说这么满,就不怕明日脸都被打肿?”说这话的是九皇子元溟,他跟在三皇子元济身后缓步走来,神情中满是与其年龄不相符的阴鸷。

“讨厌鬼又来了!”元澈撇了撇嘴。

“不得无礼!”元凌轻轻捂住元澈的嘴,示意道。又对前来的两人道:“打不打脸,明天比比看就知道了,在这耍些嘴皮子可起不了任何作用。”元凌说罢,拉着忿忿的元澈转身离开。

“三哥你看元凌那嚣张的样子!”元溟眉间神情愈发狠厉,凑到元济身旁耳语道。

“没关系,孰强孰弱,明日自会见分晓。”元济不紧不慢地低声说,神情中满是胜券在握。

一年一度的御驾围猎,是皇家难得的盛事。当今皇帝元安早早地带着自己的王子公主们来到皇家御用的围场。围场场设在城郊,距离皇宫有着好几个时辰的路程,常年有军队驻扎,早在围猎之日前便将整个围场清扫了一遍,驱赶猛兽,全力保障皇家的安全。

几名身着甲胄的士兵将一只捆绑着的健壮的雄鹿推了出来,雄鹿的背上绑着一架布满龙纹金灿灿的长弓。“老规矩,”元安坐在龙椅上,目光缓缓扫过他那几个器宇轩昂的儿子,“谁能抓住这只鹿,拿下它身上的金弓,谁就能得到朕的赏赐,还可以向朕提一个要求。”

向皇帝提一个要求,这可比那些赏赐要吸引人地多。一众皇子皆是目光一震,看向雄鹿背上金弓的目光更是添了几分火热。

“四哥!加油!”元澈由于年纪还不够,不能参加围猎,只好挤在姐姐妹妹之间,探出一个头,暗搓搓地给元凌加油打气。

元凌点点头,表示回应。

元安一声令下,让士兵放雄鹿归山,雄鹿松了绑,蹄子在地上刨了刨,头也不回地向山林中奔去。

“去吧。”得了令,元凌让侍从牵马过来,翻身一跃而上,好几位皇子已经上马追了出去了,元凌扯过马绳,长吁一身,也追了上去。

雄鹿已经跑得没了影,林子太大,众人人各寻了一个方向找去,元凌也进了一条小路,悠悠地驭马前行。林子这么密,那雄鹿背着金弓,定是一路磕磕绊绊,跑不了多远。元凌闭上眼睛,只用耳朵搜寻,习武之人的听力不同寻常人,不一会儿,到真叫他找到了些什么。从某一个方向传来微弱的树枝碰撞声,还有雄鹿焦急地喘息声。

元凌露出微笑,顺着声音的方向赶过去。

不出元凌所料,那雄鹿果然没跑多远,由于受到了金弓的阻碍,正想努力把背上这个大家伙甩出去。似乎是感受到了人的气息,雄鹿从鼻中不断喷出粗气,像是发了狠一般,也不管金弓的阻碍,蛮横地往林子里冲。

元凌暗道不好,不再收敛,只得加快速度,免得被雄鹿落下。

“咦?什么声音?”

“在那边!金弓在那边!”

不多时,也有其他人闻声赶过来。元凌只好把速度拉快,一定要在他人赶来前把金弓拿到手。

眼看着就要追上了,身下的马匹却突然间急躁起来。“该死!”元凌突然间明白了些什么,只能不断夹击马腹,希望能快些再快些,可身下的马匹却不受控制,嘶昂着跃起,乱撞起来。眼看着雄鹿近在眼前,元凌无法,只能放弃乘马,借力从马背上一跃而起,扑到雄鹿身上

“在这里!快来!”来的人是元济和元溟。

金弓绑得很紧,本意是为了避免雄鹿挣脱,现在却成了元凌的绊脚石。他本可以再马上射杀雄鹿后再取金弓,但由于他所骑之马被人动了手脚,导致他现在只能赤手空拳和雄鹿单挑。

“四弟,要帮忙吗?”元济在一旁看着热闹,不紧不慢地问道。

元凌紧抿着嘴唇,根本无心回答,雄鹿背上太过颠簸,他能不掉下去已是艰难。

“四哥小心了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说话的是元溟,他手中弓已拉满,瞄准雄鹿,一箭放出,射在雄鹿屁股之上。

元凌又惊又怒,没想到雄鹿受了惊,自知已经活不了,更是带着你死我活的气势冲了出去。

林子外面,可是悬崖。

“遭了!”元溟自知酿成大祸,“三哥,怎么办,我只是想开个玩笑,你知道,我的箭一向很准。”元溟自知箭术很好,特意瞄准雄鹿的屁股,想吓一下素来和他不对头的四哥,却未曾想会变成如此局面……

“怎么办?”元济面色阴沉,“那就将错就错吧……”说话间,元济举起弓箭,朝元凌射了过去。

凭元凌的武功,从雄鹿身上挣脱轻而易举,而他要做的就是,让元凌和雄鹿一起掉下去。想必元凌已经知道有人在马上做了手脚,万一他夺得金弓去向父皇提起此事,他和元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,既然如此,还不如让他永远也开不了口。

元凌只感觉背上一阵剧痛,似乎有什么冰冷坚硬的东西扎了进来。他震惊地回过头去看,却看见他的三哥缓缓收弓的身影,就这一瞬间,雄鹿抱着必死的决心,朝悬崖下纵身而下。

风从耳边呼啸而过,元凌死死趴在雄鹿身上,他可不要后背朝下,那可就真的是一箭穿心了,摔的时候找个垫背的,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。

张小凡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水潭边,手里还握着一根灰不溜秋的棍子,棍子张得奇形怪状,顶端还粘着一颗珠子,这珠子长得倒像是他那颗。等等……这就是他那颗珠子。

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他当时明明在砍竹子,却被一只灰猴戏弄,一怒之下追了过去,追到这个水潭时,身上的珠子却发生了异变,然后……然后,珠子和水潭中的一根黑棍子一起发生了变化……将他震晕过去。张小凡看着手中的棍子,想起当时的痛苦还心有余悸。从地上爬起,拍了拍身上的灰,四处看了看,灰猴早已不见踪影,倒是不远处躺了一个人,身下垫着一头鹿,倒在血泊里。张小凡瞪大眼睛,赶紧冲过去。

那人身穿盔甲,年纪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,眉头紧缩,饶是一脸灰尘,也透露出相貌的不凡。他面朝下躺在一只死去的公鹿上,手里紧紧攥着一把金色长弓。更吸引张小凡注意的,是他背上插着的一只翎箭。

“凡人怎么会闯到青云山里来?”张小凡一边嘟囔着,一边探了探那人的鼻息。还好,虽然微弱,但至少还活着。

张小凡犹豫了一会,最终还是决定将那少年浮起来带走。虽然不符规矩,但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嘛。张小凡看他紧紧抓着金弓不放手,心想也许对他是很重要的东西,又替他解了金弓,背在身上。张小凡不敢将人带回大竹峰,只好将他安置在他以前偶然发现了山洞里,虽然环境简陋,但至少尚可遮风避雨。

拔了箭,洗净伤口,随意用衣服上扯下的布带绑了一下,张小凡又悄悄潜回大竹峰,将师兄师姐送的疗伤药带出来,还有师父送的金丹……他还没舍得吃呢。被子?带上!衣服?带上!锅碗瓢盆?带上带上!

“小凡?你在干什么呢?”田灵儿走进来,看着张小凡鬼鬼祟祟,房间里乱得跟要搬家一样,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
“师……师姐,我没干什么呀!我……我就是整理整理东西。”

“你不去砍竹子,在这整理东西干什么?”师姐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

“就……就是砍竹子的时候突然想起有个东西不见了,我不找到心里难受啊!所以,就偷偷溜回来找了……”张小凡灵机一动,对着田灵儿傻笑道。

“你也这样啊!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才会这样,要是丢了什么东西,或者什么事情没做好,我就会一直想着一直想着,直到找回来了为止。”田灵儿眼睛一亮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又突然想起了些什么,只好说,“你快找吧,找完了继续去修炼,要是被爹知道了,又要骂你不务正业。我还有事,我先走啦!”

张小凡看着田灵儿走远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说起来,这还是她第一次对师姐撒谎呢。哎,快走快走,人命关天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