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朝暮

一只努力让信号变强的WIFI。
李易峰
日常

【越苏】唤魂铃(第一世)

阅读前需注意!!!
私设较多,如果有一切不符合原著或者不合常理的,请忽略!一切都是为了剧情发展!
OCC请见谅!

楔子

天墉城上空阴云密布,不知不觉间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。

“师兄,”芙蕖走过来,撑开伞,“他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陵越回过神来,“芙蕖,下雨了。”

他向伞外伸出手,绵绵的雨丝轻轻地打在手心。芙蕖没应,陵越也不再说话,两人在雨里站了好一会儿。

“回去吧。”半晌后,陵越突然说道。

虽然已身为掌教,但陵越还是住在以前的小屋里,屋内陈设与昔日那人还在时别无二致,推开门进屋时,陵越仿佛又看见那人坐在榻前,抬头微笑的身影:“师兄……”

“屠苏……”陵越低声叹道,日夜思念的名字从张阖的唇瓣边流出。

芙蕖出嫁时,陵越亲自去送了。

芙蕖的父亲,天墉城前掌教涵素真人在一次渡劫中意外仙逝,芙蕖从此没有了父亲。如今芙蕖即将出嫁,长兄如父,陵越觉得他应该担起这个责任。结果临行前,芙蕖倒更像是送人出嫁的长辈。

“大师兄,我知道掌教的担子很重,你有很多的事情要管,但是我也希望你能够好好想一想自己。天墉城若是我不在了,更无人敢忤逆你,不会有人叮嘱你吃饭,休息,好好照顾自己了。还有屠苏……”芙蕖顿了顿,“其实他曾经有一样东西交给我保管,说是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拿出来……我曾以为他会回来,未将此物放在心上,之后更加不敢拿出来,怕你见了伤心。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觉得我也应该把它还给你了。”

说着,芙蕖拿出一个赤红色的锦囊,塞进陵越微微颤抖的手里。

“我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,这么多年我从未打开过。我知道,这是屠苏给你的。”芙蕖强颜笑着说,“大师兄,你这一生,也为自己考虑考虑吧。心里住着的那个人,也该放他离开了。”

陵越的手中紧紧地攥着那个锦囊,直到芙蕖离开了也没放开过。他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,心中满是未知的茫然,却又能感觉到它将给自己带来些什么。

陵越最终还是打开了,是一个铃铛。那是在屠苏还未下山之前送的,他特意炼制的。那时屠苏总是被其他的师兄弟欺负,他身为大师兄,无法事事帮屠苏照拂,于是特意查阅了古籍,又翻遍了自己的所有家当,最后还死缠烂打敲诈了师尊一顿,花费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,才炼制成功。

这个铃铛表面上看起来只有让人定身的功能,专门给屠苏整蛊师兄弟用的,其实还是一个防御法宝,可在性命攸关时保人一命。陵越未将此功能告诉屠苏,是因为他知道百里屠苏若知道铃铛还有这种功能,定不会收,甚至还会说什么师兄比我更需要它这样的傻话。他以为只要屠苏将铃铛带在身上,遇到危险铃铛就会自动被激发。可没想到百里屠苏这个傻瓜……

“屠苏……”陵越捧着铃铛,声音却有些哽咽。他好后悔,后悔没将铃铛的真正用处告诉屠苏,如果告诉了屠苏,就算他不肯收,当时拿师兄的威严恐吓威胁也该让他收下。如果屠苏将它带在身边,说不定就能回来了……

陵越心中的悔恨几乎要将自己淹没,手中的铃铛却突然自己颤动起来,突然发出一阵阵柔和的白光,传来一身熟悉的呼唤:“师兄……”

陵越目光死死盯着手中的铃铛,铃铛之中,那令他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继续不紧不慢地响起:“陵越……我把这段话留在铃铛之中,是说给你听的,但是我又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听到这段话。所以我让芙蕖代为保管。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,我此次一去,很难再回来了。那三年之约,不过是骗骗芙蕖的,等她长大了,懂事了,就不会那么伤心啦。”

“……我这一生,作为承载焚寂煞气的容器,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苦难。许是上天给我的回报,让我遇见了你,我灰暗的人生才有了一点光彩。师兄……你知不知道,其实我每次叫你师兄的时候,都在想,如果你不是我师兄就好了。如果你不是我师兄,我就可以自欺欺人的以为,你对我的好,并非是兄弟之情,而是和我对你所怀有的感情一样……是不是觉得有点恶心,这样你听到我的死讯的时候,就不会那么伤心了。”

“师兄,对不起,你曾答应过我要带我一起踏遍万里河山的,屠苏只怕不能应约了。如果我的灵魂还能在世的话,我想我一定会在忘川河畔等着你的,因为我还有一句话想对你说……”

“师兄,我喜欢你。”

陵越沉默了好久好久,时间过了太久,在岁月的打磨下,他似乎已经无法像年少时那般敢爱敢恨,敢哭敢笑了。可是伸手往脸上一探,不知何时已流满了泪水。

又是好多年过去了,陵越从掌教之位退下,隐居在天墉城后山,永不出世。

他将剩下的时间和精力乃至毕生的修为都放在一件事情上,重新炼制百里屠苏留下的那枚铃铛。

“我这一生,做过许多错事,可让我后悔的,只有一件,就是这个铃铛。”

陵越不想再后悔。他要炼制一件可以扭转乾坤,让后悔的事情可以重新开始的法宝,这辈子他费劲心思来还的债,绝对不要在下辈子上演。

炼制铃铛的最后一步,是以身祭器。

他炼制的是可以逆改天命的法宝,付出的代价绝不会小,用他的命来换,也堪堪抵消一部分的后果而已。他将他的一魂一魄留在铃铛里,承载了他这一生的记忆,亦可用来寻找他的转世。

“屠苏,我来找你了。”陵越纵身一跃,投入炼魂之火中,神情深情而又决绝,只留下一句缥缈之言,消散在火光里。

“此物,就叫唤魂铃吧。”

评论(3)

热度(25)